央央青草

经历了小作坊式的安装,我的圣诞树终于完工了~包礼物包的手软😂家族人多就是不一样~各位宝宝们,圣诞快乐!爱你们~么么哒~啦啦啦啦啦~🎄🎄🎄

感觉自己消失了好久了,超级忙碌的一年。虽然没有时间写文,但是抽时间练了练画画。一直喜欢画女孩子,等以后有时间了,要多画画男孩子。在考虑要不要回归,要不要写写周凌云和顾洋的番外,要不要画画顾海和因子。anyway,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我所有的亲爱的你们,好久不见~有时间我就写番外哈~也愿你们节日快乐🎈🎈🎈

《Missing》【算是后记吧~】#上瘾同人文#

【算是后记吧~】

从2016年3月4日我第一次开始在贴吧写这篇开始,到今天2017年1月10日,我写了整整十个月。从提笔开始写的时候,我没想到自己能坚持下来,写到今天我也没想到自己写了将近30万字。我真的不是一个有毅力的人,但这真的是我认认真真坚持下来的第一件事情,虽然不完美,总算坚持了下来。

而且我很开心,在这一年里,因为这篇文我经历了我人生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写同人文;第一次和一群陌生人从不认识到认识,虽然从未谋面,却一直在文里在这里聊天;第一次在某软件因为这篇文上了热搜;第一次一个几乎不用微博的人,有了几百人的粉丝,即使这个数字在别人看来很小,在我看来却尤其珍贵;第一次不是为了什么,只是因为喜欢认认真真的完成了一件事。

到今天文儿写完了,整整十章,60节,还有2个特辑。所有这些小小的数字,都是我大大的成就感,而这成就感里也都是你们的支持。所以,即使正文写完了,我还会不定期的写些番外,只要大家愿意看,我就会继续写。而且,我也可能开一个新的坑,谢谢我自己的故事,如果你们愿意看,到时候真的开坑了,我也会告诉大家的。
总之,问写完了,希望帖子一直在。把这里当家,当成是我们当初那一票小说迷和网剧迷的世外桃源,也当成现在我和你们的纽带连接。我们一起从2016年走到了2017年,真的只想对大家说,我的2016,因为有素未谋面的你们变得特别美好。真心的感谢,愿结文不是终点,而是我们彼此了解的起点。

2017,你们愿意重新认识我吗?

PS:
1. 我会整理一份全书的文本出来,但是时间待定,整理出来以后会@大家的;
2. 我会在淘宝找印书的人问的,我就想要自己存一份实体,喜欢的想要的到时候我也会@大家的,只是要印刷的数量估计不大,如果成本太高,也可能会搁置,要看情况;
3. 最近会开始@大家好友来看文,你们也可以帮我@你们的朋友谁喜欢这篇文的,毕竟已经完结了,你们不用辛苦再等啦~
4. 没事儿,咱们随时聊聊天;
5. 开了新坑以后,会告诉大家,欢迎大家有钱捧钱场,有人捧人场!

《Missing》【第十章:涅槃;第六节:大团圆】#上瘾同人文#

第十章:涅槃
第六节:大团圆

终于人都到齐了,一大家子的人欢座在一起,准备开饭了!

“白老弟,你说两句!”顾威霆对着白汉旗说道。
“哈哈,好,今儿高兴,那我就说两句。首先,让我们欢迎奶奶终于来北京和咱们团聚了,这下子我们这一大家子就算凑齐了。”白汉旗举起酒杯站起来说道。

“还有我,还有我!”阿木着急的说道。
“对对对,还有咱们的阿木,怎么能少了咱们的小机灵鬼阿木呢,阿木也终于搬来和咱们一起生活了!以后就能总看到了~”白汉旗笑呵呵的说道,可爱的小阿木不论做什么在白汉旗的眼里都是可爱。

“哈哈,当然今天咱们能一起聚到这里,我特别开心。好久没有全家这么齐的聚在一起了,就是通天还在学校,不然今天真是大团圆。但是,以后奶奶在这儿了,大家要常来常往,顾老哥,咱们也要多聚聚。”

“那是一定的,白老弟你放心,以后你家做饭要多备两双碗筷了,我这下班儿不定什么时候就过来蹭饭了。”
“那你随时来呀,山珍海味不能保证每天有,家常便饭还是足够的。”白汉旗其实也是个热心的人,以前有爷爷奶奶和因子一大家子住习惯了,现在爷爷奶奶去世了,因子长大了,就剩他和邹妈了还真的是挺孤单。

“还要欢迎大海的哥哥,顾洋对吧,长得真精神!之前咱们见过几面,都没来得及细看。你还别说和大海长得还真像,果然是哥俩,用现在的话说这颜值杠杠的,小鲜肉对不对!”白汉旗越说越开心。

冷若冰山的顾洋同学,平时拒人千里,啥时候有人这么直白正面的夸过他呀。这会儿听白汉旗这么说,顾洋直接要石化了,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反映了。而正在喝水的周凌云听到这儿,差点儿没一口水吐出来,直接呛的自己咳嗽起来。顾洋看到周凌云的反应,瞬间给了一个严厉的眼神,周凌云赶紧笑笑,示意白汉旗继续。

“当然,还有因子的领导,周师长。以前从没来过家里,今天总算见到了。因子,你要好好招待周师长吃饭,一会儿得让周师长多喝几杯。”
“哈哈,我知道了,爸你放心吧。周师长的酒量估计咱们这儿呀没人能比得了。”因子笑嘻嘻的回答道。

“最后得感谢咱们两位女士,要不是她俩一起忙活,咱们这顿饭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吃到呢!总之,来来,举杯!咱们先喝一个,今天晚上大家就吃好喝好,都是自己家人,没外人,都别拿心!来,干杯!”

“奶奶,阿木,爸妈,来来干杯!”顾海也举杯说道。
“周师长,哥来来来一起干杯!”因子也附和道,果然越来越有默契了,两个人夫唱夫随。

“哇好热闹呀!爸,妈,我回来啦!等等我,我也要干杯!”一个人推门进来,看着热闹的一家人大声喊道。

“呀,通天回来了!快进来,孩儿他妈快去添双碗筷!”白汉旗说道。
“哎哎~你爸刚才还说就缺你一个,你这耳根子真软,真不禁念叨,一念叨就回来了。”邹妈眼睛都笑的眯成一条缝了。

“妈,你这话说的,好像不欢迎我回来似的。”孟通天长大了,还学会撒娇了。
“臭小子,还不是你自己在学校逍遥快活,自己不回来!还敢怪妈?过来,坐我身边来!”顾海故作严厉的对着通天说。

“哈哈,你们哥俩别闹了,赶紧大家都举杯等着呢,臭小子赶紧来!”白汉旗说道。
“哈哈,不好意思啦,让大家等我,废话不多说啦,干杯!”孟通天也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道。
一家人所有的酒杯都碰到了一起,一张大圆桌上,所有的酒杯又拼成了一个小圆。团圆的样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第一杯酒喝过之后,一大桌子的人,就吃起来,喝起来了。大家边吃饭,边聊天,三两个的嬉笑着。一桌子的人越来越热络,酒越喝越多。孟通天看着一桌子的大人都喝的有点儿懵了,就对着身边的阿木说:“话说,小屁孩儿,我还没问你是谁呢?”
“我是阿木,大海和因子是我哥哥。”阿木边啃鸡腿边说道。
“屁,小屁孩儿!大海和因子是我哥哥好不好,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孟通天不懈的说道。

“臭小子,你是不是找打?!一回来就找事儿是吧!”坐在通天身边的顾海听到他威胁阿木,一拳敲在通天的头上。
“哥,好疼!”
“你丫还知道疼,从现在开始阿木也是你弟弟了,你敢欺负他,你看我不收拾你!”

“我这地位真是不如从前了,不是你当年有求于我的时候了。那会儿为了因子哥哥,你可没少贿赂我。”
“你你,臭小子学会威胁人了!”顾海简直哭笑不得了,孟通天显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自己那几个玩具就能哄骗的人了。因子在一边看着,一直咯咯的笑着。本来今天开飞机去接奶奶回来,因子确实有点儿累了,现在又喝了点儿酒,看着眼前顾海和两个弟弟打打闹闹,眼前突然觉得恍惚,突然又一次感觉到原来幸福这么简单,原来幸福就在身边。

“我家家宴,你为什么要来?”顾洋这会儿也有点喝蒙了,从小时候就没有了家的顾洋,在这种气氛下,突然也觉得周围都温暖了起来。
“我迟早要见你家人的,早见晚见还不是一样的,我也好先来探探敌情。”周凌云故意凑近顾洋的耳边说道。

顾洋听到周凌云这么说,耳边感受着周凌云说话时传来的热气,一时间竟红了脸!(你们什么时候见过顾洋脸红!!!)

周凌云嘴角邪魅一笑,举起酒杯,大声说道:“顾总给个面子,喝一杯吧!”
当着大家的面,顾洋也不好扭捏,就举起酒杯,说道:“那当然了,周师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得谢谢周师长之前对我弟弟白洛因的照顾呀。”说完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奶奶,来了您就好好休息,什么心都不用操,要干啥需要啥,您告诉我,我和您一起。”邹妈手拉着手对着奶奶说道。
“是呀,奶奶我听说你做的大包子可好吃了,大海念叨了好几次了。”姜圆也对着奶奶说道。
“好好好,改天我教你们做,咱们一起做给大海因子他们吃。”

“奶奶,我们这边有小公园,咱们以后每天早上还可以一起去散步,去小公园锻炼身体。那里也有好多其他的爷爷奶奶们,您不愁找不到说话的伴儿。”

“是呀,我们住的也不远,你这儿要是住闷了,就去我那儿走走;再闷了,就去大海因子那儿走走。夏天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也能陪您一起回内蒙去草原走走。因子和大海一直和我们说,那里可漂亮了,我们呀一直等着有机会一起去看看呢~”

奶奶也好久没有和这么一大桌子的人一起吃饭了,听着大海和因子两位妈妈这么说着,心里觉得可温暖。虽然今天大部分的人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阿木奶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一桌子的人都像是有缘分一样,觉得都像自己家的人一样,心里也觉得暖暖的。

“老弟呀,你说我也不是个传统的人,咱们两个孩子都在一起了,你说我还能是个保守的人,?是不是?”顾威霆已经微醺了和白汉旗说道。
“是,是。我也是,你说其实大海和因子也算幸运,摊上别的家长,估计也没咱们老哥俩这么开明。”白汉旗也有点儿喝醉了,这个话题他们从来没说过。

“是呀。因为是他们俩在一起,我从来没想过什么子孙后代呀,可是你别说再从家里有了个小不点儿阿木以后,我才感觉这家更像家了。”
“顾老哥呀,你可真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有了阿木,现在又有了奶奶,我才觉得家才又完整了。人们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真话在理儿呀,自打我爹娘去世以后,总觉得家里少了点儿什么。”白汉旗说着鼻子一酸,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我懂,我懂。顾海的爷爷奶奶去世以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天是灰的,感觉一回家怎么我就变成家里的那个大人了?说句实话,谁不希望自己一辈子是个孩子,老人一没了,都没有个地儿能让咱们当孩子了。”

顾威霆和白汉旗虽然职业背景各不相同,可这两年来,两位老哥俩也是越来越亲近,人说人一辈子难得有一两个知己,他们人到中年还能遇到这么能聊得来老哥俩,也算是另一种幸运。

“你和我出来一下。”顾洋小声的在周凌云耳边说道,然后起身离开了。大家都各顾各的聊着天喝着酒,谁也没在意。
周凌云什么话也没说,放下酒杯,跟着顾洋一起走到了院子里。

“天气不错,出去走走吧。”顾海说道,顾海也不知道为什么,喝了几杯酒之后突然觉得心绪不宁感慨繁多。
“好,就出去走走。”周凌云说着,跟着顾洋出了家门。

走了几分钟,顾洋都没开口在说话。周凌云也感受到了气氛的不一样,跟着走了一会儿后,还是开了口。
“怎么了?”周凌云问道。

“你说我们算什么。”顾洋卸下了所有的盔甲,终于开口问道。
周凌云听完后,便明白了顾洋的意思。他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起来。

“我们是朋友?我们是恋人?还是我们什么都不是?”顾洋继续说道。
“我们是什么都好,名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我之间的感情。”顾威霆抽了一口烟说道。

“如果真的爱,名称就会重要。你看顾海和因子,他们为了彼此奋不顾身,顾海为了因子和家里决裂,白洛因为了顾海,连最爱的飞行和军装都不要了……”

“我做不到。”周凌云深吸了一口烟,把烟头扔到地方边用脚碾灭边说道。

“你做不到……你做不到……你来见我家人?你做不到,你和我在一起……我顾洋不是一个不知分寸不懂眼色的人,你做不到为什么要招惹我!”顾洋几乎是要失去理智地问道了。原本只想要一个说法的顾洋,始料不及的被周凌云伤到遍体鳞伤。

周凌云,一直没说话,这却更让顾洋恼怒:“说呀,到底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顾洋只是生气,却没看到周凌云眼里闪烁的泪光。

顾洋的眼角的泪水也滑落下来,可骄傲的顾洋怎么展示自己的脆弱给周凌云。今天的他,已经暴露的太多了。他的冷漠他的不在乎是他唯一的保护壳,所以顾洋清了清喉咙,换回了自己平时的伪装。

“周师长,起风了。我的家人你就不用再见了;我,你也,不用再见了。”说完,顾洋就转身朝白家走去,留下周凌云一个人在门外。

周凌云站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心里痛,脚下却也迈不出一步路。不知道站了多久,突然周凌云大声笑了两声,大步离开了。

顾洋回到白家的时候,一桌子人都喝的晕晕乎乎的了。因子起身要去厕所,看到顾洋回来了就问了一句:“周师长呢?你们俩不是一起出去了,他没回来?”

“哦,他先回去了。”顾洋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喝懵的众人也没看出顾洋脸上微妙的情绪变化。
“来来来,喝酒,你小子是跑出去躲酒去了吧?快来,干一杯!”周凌云拽着刚回来的顾洋一起加入了他和老白的喝酒小分队。

顾海看着晃晃悠悠的因子,便起身跟着去了。他是担心因子喝的有点懵了,走路不稳,再磕了碰了。
“话说,你跟着我干嘛。”因子问道。
“我也想去厕所不行呀。”顾三岁回答道。
“你可真行,几岁了,去厕所还结伴儿。”因子对于顾海是不是蹦出来的莫名的执念,嫌弃的说道。

“因子因子,你还记得吗?咱们读书那会儿,晚上跑到你家屋顶,一起看星星。你看今天天气多好,走,咱们看星星去呀。”大海突发奇想,想拽着因子看星星。

“好,可是你瞅你现在的啤酒肚,你还爬的上房顶吗?”因子继续说道。
“呦呵,你这是嫌弃我了。你丫还不一定没我爬的快呢。”说着,顾海就赖皮赶紧先跳上台阶准备爬墙上房顶。

“顾海,你丫的!”因子骂着,也紧随其后,跳上了台阶,可不能输给赖皮大海。
两个人推推搡搡的一起爬上了房顶,没想到才过了几年,爬个房这两只都气喘吁吁的。

“哎呦我去,真是老了。没想到现在上个房这么难。”顾海气喘吁吁的说道。
“是呀,我这才脱军装多久呀,怎么就这么弱了。”因子也气喘吁吁的说道。

“来,因子坐这儿。”顾海清了清小凳上的土,拉因子坐下。
“因子,你还记得吗?上学那会儿,我最喜欢来你家了。那时候我妈死了,我和我爸闹别扭,有家不能回,就在你家我才觉得有家味儿,我才觉得温暖。”顾海搂着坐下的因子深沉的说道。

“是呀,到后来感觉我爸喜欢你比喜欢我还多。我把你赶走了,他还非让我把你叫回来。”因子也笑笑的说道。
“那是的,咱爸对我多好呀!谁让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顾海有臭屁起来。
“得了吧你,你就是脸皮厚,想赖着怎么都赶不走!”

“那是的,因子你是跑不了了。这辈子我是赖定你了,以后除了咱爸咱妈,通天,还有奶奶和阿木咱们就是一大家子人了。我们要更努力,照顾好他们。”顾海也没想到,一顿饭让自己有这么大的感慨。
“嗯,只要阿木能健健康康的长大,奶奶能开开心心的每天,我就知足了。”

因子把头转向顾海,看着大海的脸说道:“大海,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想过我的生活能有这一天,我之前刚去部队的时候,对生活已经死心了。”
“那时候我也一样,不知道你在哪儿,不知道你是死是活,几乎每天就是行尸走肉。”顾海想到曾经的日子突然鼻子又觉得一阵酸。

“还好,绕了一圈我们都回来了;还好,浪费了8年换来了一辈子;还好,走了那么久你还是那个大海。”因子看着鼻酸的顾海,眼里的泪花在月光下也亮晶晶的。

顾海忍不住亲了亲因子的额头,然后搂着因子说:“因子呀,这一辈子那么长,长到那么难到白头;一辈子有那么短,短到那么容易就分离。所以,只要咱们在一起一天,就要开开心心一天。”

“嗯嗯,放心吧。只要你丫的不范驴脾气,咱们就能开开心心的每一天。”因子看大海感慨这么多,就像缓解一下气氛,故意调侃起来。

“话说,因子我突然想起来了,你丫的还有秘密我不知道。”顾海反击起来。
“秘密?我没有秘密呀?我的日记不都被偷看了,你还好意思说!”

“我看了日记是不错,可是最后一篇我没看到,快,你存哪儿了,拿给我看看。”
“我删除了,你看不到了。”
“你丫的,你敢删除!快说你写了什么!”顾海着急的问道。

“哈哈,就不告诉你!”因子故意不说,顾海就开始挠痒痒,因子最怕挠痒痒了。
“好好好。我告诉你,我告诉你。”
“快说,到底写了什么?”

“其实,我只写了一句话。”
“就一句话?真的?”
“真的。”
“那你啥时候写的?”

“就是咱们又见面的那天起我写的。”
“咱们见面那天?”
“嗯。”
“那你写了什么?”
“我写的是:终于,不用再写日记了。”

听了因子的话,顾海突然说不出话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一下子就又戳中了顾海的泪点。
“因子,从今以后你都不用再写日记了,有话就对我说,我永远都陪着你,都听你说话。以后我就是你的日记本。”

“早从我又见到你开始,就已经不用日记本了。有你,有家,足以。”
……

【五年后】

“顾海,你真是个浪人,出个国旅游都选这么浪的地方!”
“哇塞,因子,阿姆斯特丹多符合咱们的气质呀,有烟有酒有美女,性与艺术之都,多完美!”

“性是什么呀?”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姑娘问道。
“妹妹呀,捂耳朵。因子哥哥,你管管大海!”
“哎呦,阿木连哥哥都不叫了!你这是有了妹妹忘了哥哥是吧!”

“就是,你说你带着阿木和妹妹出来旅游,怎么就这么口不遮拦。”
“好啦好啦,我错啦~来,妹妹哥哥抱抱,咱们买冰激凌去!”

“我要吃巧克力味的!”阿木高兴的说道。
“我,我要草莓!”妹妹也说道,这小美妞什么都喜欢草莓口味的。
“我要锅肉味的!”因子也喊道!

“锅你妹!一家四口出门,白洛因你能不能注意点儿形象!”
“你好意思说,带着两孩子来阿姆斯特丹是谁的主意?!”
“那怎么了,什么样的眼看什么样的世界,你怎么知道小朋友的眼里看不到阿姆斯特丹的美?”

“切,赶紧的,冰激凌!”因子说道。
“就是,赶紧的,冰激凌!”阿木也起哄附和道。
“冰,冰激凌!”妹妹也跟着喊道。

“得得得,我上辈子欠你们的!三个祖宗!我去买,等着!”

买完了冰激凌,顾海牵着妹妹,因子牵着阿木,四个人一人拿着一支冰激凌,悠闲的在街头走着。骑车的人从他们身边匆匆而过,划船的人在桥下慢慢流过,而他们,在耀眼的阳光下,留下了一段段长长的背影……

《Missing》【第十章:涅盘;第五节:家宴】#上瘾同人文#

【不好意思,上周没来得及更,楼楼我上周在国外,忙和时差就没来的及写,所以昨天回来,一直没睡,因为时差也睡不着,就来更文了!两更一起,等文的宝宝们辛苦了!】

第十章:涅槃
第五节:家宴

三天之后,顾海在家和阿木一起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和因子一起回家了。今天是因子上班的第一天,按道理这点儿应该回来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耽误了。

突然,顾海手机响起来,因子的电话。
“大海,你和阿木收拾好东西,10分钟以后到咱们的楼顶吧。”
“到楼顶?干嘛?你该不会是……”
“嘘,小点儿声,我要给阿木一个惊喜。”
“哈哈,好我们楼顶等你!”

“阿木,快快,收拾好了没,咱们楼顶去!”
“去楼顶干嘛呀,不等因子哥哥了吗?”
“小精灵鬼,真操心,咱们等会儿就能见到因子哥哥。”

说完,顾海就带着阿木一起上了楼顶。 没多久,楼顶的风越来越大,还伴着发动机响的声音,一架直升飞机缓缓的驶入阿木和顾海的视野。小小的阿木被轰隆隆的响声和越来越大的风声吓的往因子身后躲。

“阿木别怕,那是你因子哥哥,你因子哥哥是开飞机的!(写到这里我脑海中突然蹦出一句歌词:舒克舒克,舒克舒克舒克,开飞机的舒克~哈哈)因子哥哥来接咱们回内蒙找奶奶去。”顾海这么说完之后,阿木变的好奇起来,虽然声音还是很大很可怕,但是阿木争着眼睛定定的看着因子的飞机。

因子飞机降落的时候,阿木兴奋的大跳起来:“大飞机,大飞机!”顾海看着由害怕变的兴奋的阿木,又看着开着飞机而来的因子,突然又莫名的骄傲起来。飞机落定后,大海带着活蹦乱跳的小阿木一起上了飞机,大海因子和阿木三个人就一起开着飞机回内蒙啦。

“因子,你丫可真行,第一天上班就把飞机头回来了。”顾海在飞机里大声的喊道。
“去你妹的,你以为我是你呀,我这可是合法的,你可别瞎说。”因子也大声回答道,“阿木,你要是耳朵不舒服就做吞咽的动作,或者你就打你顾海哥哥,这样就能舒服一点儿。”因子怕飞机的声音,和飞行的高度阿木不适应,就大声嘱咐道。可阿木这会儿,眼睛一直望着窗外的,高兴的哪顾得上理这两个大小孩儿。

很快三个人就飞回了内蒙,忽窿窿的声音把耳背的奶奶都从蒙古包里震出来了。奶奶惊讶的看着一个大飞机落在蒙古包旁边,然后就看着两个大男孩带着一个小男孩从飞机上走下里,阿木被顾海抱下了飞机,脚还没落地就到处乱乱蹬,一落地就屁颠儿屁颠儿的朝着奶奶跑去。

奶奶看到活蹦乱跳阿木,一下子就开心的笑出来。其实自从阿木去了北京,虽然因子不定期的打电话汇报阿木的情况,但是现在真的看到自己的小孙子回来了奶奶还是由衷的开心。

“奶奶,我们把阿木健健康康的给您带回来啦。”顾海大声说道,一见面就邀功。
“嗯嗯,好孩子,奶奶谢谢你。”奶奶拉着顾海的手说道。

“奶奶,您就别和我客气啦。”
“阿木,快来让奶奶看看,你好不好呀?还难受吗?”奶奶用蒙语和阿木沟通着。
“奶奶我没事儿,你看我现在多健康。”阿木也用蒙语回答着。

因子和大海看着一脸羡慕,看着阿木流利的在蒙语和汉语之间转换,顾海的朝拜脸瞬间就流出来了。

“因子,你说那么多人学英语,没想到阿木说起蒙语来这么帅。”大海边感慨边和大家一起进了蒙古包,白洛因一脸嫌弃的鄙视着顾海:“放心,你是没机会了,你连普通话都说不清楚。”
“你丫的白洛因一开口就损我,我普通话怎么了?真的是。”顾海白了白洛因一眼接着说:“今天先饶了你,我和奶奶要说正事儿了。”顾海对着因子说完,就准备开口和奶奶商量一起去北京的事情。

“奶奶,咱们一起去北京吧,留您和阿木在这儿,我们不放心。”顾海说道。
“你去北京?干什么呢?”奶奶问道。
“咱们就搬去北京住吧,这样方便我们照顾你。”因子接着答道。
“我不去,去了什么都做不了,每天要你们照顾我,还有我的牛羊,放心不下。”

“奶奶,您现在眼睛也看不清楚了,我们留您自己也不放心。而且在北京的日子里阿木可想您了,天天叫着要找奶奶,我们咋可能把您自己留在这儿呢。牛羊咱们可以雇个人帮您照顾,还可以让他帮您照顾牧场,这样牛羊还是您的,您想回来了可以随时回来看看。”顾海劝道。

“是呀,奶奶,您和我们一起去北京,我和顾海才能有机会尽孝心呀。还有,我妈妈有开一个小店,你还怕没事做?我妈听说您要去北京了,可开心了。”白洛因也说道。

就这样,顾海白洛因三言两语的劝着奶奶,也和阿木一边玩耍着。奶奶一直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突然开口问阿木:“阿木呀,想不想去北京?还是想在草原呀?”

“我想在草原,因为草原有奶奶,但是我也想去北京,因为北京有大海哥哥和因子哥哥。要是咱们都能在一起就好了。”阿木说道,一句话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好,那奶奶就陪阿木去北京。”奶奶笑着对着阿木说。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要给我爸打电话,他听了一定高兴!”白洛因高兴地说道。
“奶奶,太好了!这样咱们就能在一起了。您呀,去了就放心,想和我们住咱们就住一起,想去小院和我爸妈做,那也行,都随您。”顾海也说道。

“阿木呀,出去拿点奶豆腐回来。”奶奶和阿木说道,看着阿木小身影跑出去后,紧接着对顾海说:“大海呀,你和因子都是好孩子。奶奶虽然没见过你几面,但是你说什么做什么奶奶都相信。阿木的阿爸阿妈走的突然,你和因子能愿意找我我这个老太婆,奶奶真的很开心。去北京了,少不了要继续麻烦你,我没别的,就只有这一片牧场和这些牛羊,奶奶想把它们都送给你。这牛羊呀是比以前少了些,因为奶奶治眼睛卖掉了一些,但是这是阿木爸妈留下来的,也是奶奶所有的家当了。你收下,以后你就是牧场的主人了,千万别推辞,不然奶奶去北京也不会心安的。但是,奶奶还有一个要求,你们带着阿木,你爸妈不嫌弃的话,我就去小院住。有个院子奶奶还能活动活动,大楼房,奶奶住不惯。只是平时,阿木就要麻烦你和因子了。”

“奶奶,你这是和我客气啥呢,牧场牛羊都是您的。我知道咱们去北京了,就照顾不了这些牛羊了,但是我会雇人帮您照顾的,啥时候您想回来住住,或者想卖了都行。这个我做主,您别和我客气。去北京了,您别拘谨,也别太有负担,我爸妈都是特别平易近人的人,他们还有一个小的早点店,您去了可以教他们做蒙古大包子呀。之前阿木阿妈给我做过,超级好吃,到了北京一定受欢迎。您就好好的,踏踏实实的和我们一起就好。奶奶,我和因子的奶奶都没了,您就是我们的亲奶奶,咱们一起好好过日子。”说完顾海忍不住把奶奶小小的身躯抱在怀里,突然这一刻顾海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已故的奶奶。

终于等到了奶奶的点头答应,顾海因子和阿木奶奶就一起收拾东西准备回北京了。这回奶奶也要和阿木一起坐大飞机了。

白汉旗接了白洛因的电话,也兴奋的开始喊着邹婶一起准备晚饭了。因子开飞机去接的,应该没几个小时就能回来,回来了到家就能一起吃顿热乎乎的饭了。邹婶也给姜圆打了电话,姜圆也通知了顾威霆,平时不苟言笑的顾威霆,不知道为什么也甚是开心,还打电话通知了顾洋一起。今天晚上,白汉旗的小院要热闹起来了。

“什么好事儿,这么高兴。”在会面开会的周凌云问着顾威霆。
“哦,因子和大海今天晚上回来,他们去内蒙接了奶奶和阿木,所以今天晚上都回白家一起吃饭。”

“阿木是谁?奶奶?这两孩子的奶奶不是已经过世了,之前白洛因还请过丧假。”周凌云好奇的问道。
“哎呀这个故事说来就长了,简单说来我们家要多一位小朋友和一位奶奶了。”顾威霆笑呵呵的说道。

“哈哈,那好呀,人多家才兴旺,家才是家。不像我这孤家寡人的,每天回家了就一张床,一台电视,连口热乎饭都没有。”周凌云居然还突然卖萌卖起惨来了。
“别别别,把自己说这么惨。你今天有安排了吗?不嫌弃我们的家宴的话,晚上一起来吧。下班我开车直接带你过去,正好咱们好久没聚了,好喝一杯。”

“您这家宴,我去合适吗?”
“你都说得那么惨了,又不差你这一双筷子。就是要辛苦因子他爸了,我得给我亲家打个电话,告诉他还多两个人,你和顾洋。”
“那我恭敬就不如从命了,谢啦,跟着领导有肉吃。”
“别贫了,下班了以后换便装来找我吧,停车场等你,领你喝酒吃肉去。”

就这样,一顿家宴,莫名其妙的就被周凌云蹭了进来。等会的晚饭可真是大团圆呀,顾威霆和姜圆,白汉旗和邹婶,顾海和白洛因,阿木和奶奶还有顾洋和周凌云。

飞机停到了白家附近,然后放下了奶奶,大海和阿木后,因子又开着飞机回单位了,虽然可以借飞机接奶奶,但是用完了还是要送回去。送完飞机,因子再开车回来,好在单位离家不远。

“奶奶,咱们到家了。”顾海边扶奶奶进门,边对着门里大声喊道:“爸!妈!我们回来啦!”
白汉旗和邹妈听到了,赶紧从屋里开门出来迎接奶奶。

小院还是以前的小院,但是自从开了小店,白汉旗和邹妈的日子好过了很多,而且白洛因自当兵开始就没个月都把工资寄回家,顾海也一直往家里寄钱买东西。所以白汉旗就赞下了钱,把小院隔壁的一个还小一点的院子也买了下来,扩充了院子,重新翻修装修了一遍。现在的小院从里到外都大大不一样了。宽敞明亮,窗户都改成了落地玻璃窗。屋里的三间卧室也都重新布置过,除了一间还留给白汉旗和邹妈,一间留给孟通天,另一间就是客房。说是客房,其实是每次因子和大海回来住的,现在就改成了奶奶的房间。好在小院房子多,除了正房以外,南房还是餐厅,但是新建了东房和西房。东房改造后就是因子和大海回来可以住的地方,西房就成了现在的客房。而通天的屋子,因为通天一直在读大学,就偶尔回来,所以现在就成了阿木和通天共有的了。白汉旗给房子里加了一张单人床,所以以后不论通天来,阿木来,或者两个孩子一起回来,就都有地方住了。

“阿木奶奶呀,您来啦,这一路上累不累?快进屋休息!”邹妈大步走到奶奶身边,扶着奶奶往屋里迎。
“快进屋,这一天两地跑,可真够折腾的。阿木快来,进屋,来把东西给我。”
“没事儿,爸,我们还行,因子比较辛苦,一直开飞机,现在还得把飞机送回去。不过他等会儿就回来了。”

“好好好,我也通知了你爸你妈,等会儿他们也来。刚才你爸还给我打了电话,说还喊了你哥和他单位的一个人,好像是因子以前的领导。”
“哦哦,这样啊,那今天晚上可热闹了,爸你和妈辛苦了,要准备这么多人的饭。”

“老弟呀,你辛苦啦!哟,这就是奶奶吧,奶奶您好。”还正说着呢,顾威霆,姜圆和周凌云也进门了,顾威霆看见奶奶赶紧打招呼。
“他邹妈,你也不早点儿和我说,我可以过来帮忙呀。我也不知道能干啥,就来的路上和他爸买了些熟食,水果还有喝的,想着你们能少忙活点儿。”姜圆说着,也一大步走上前,拿着东西一起和邹妈还有奶奶进了家门。

“我是来蹭饭的,不好意思,打扰您啦。”周凌云对着白汉旗说道。
“哈哈,千万别客气,就把这儿当自己的家!”白汉旗大笑着说道。
“你怎么也在这儿?”刚下班赶来的顾洋看见周凌云的时候,眼珠子都要惊讶地掉下来了。

“呦,你们认识?”顾威霆问道。
“以后合作项目的时候,麻烦过周师长。”顾洋赶紧回答道,生怕周凌云说出什么来。虽然这两个人已经几乎是在一起了,可是还没有对外公开,也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家人,即使要面对,也不是今天。所以,顾洋更不能让不明所以出现在这儿的周凌云说出什么奇怪的东西。

“是呀,我们之前就认识,不止是商业合作那么简单。”周凌云故意坏笑着说着模糊不清的话。顾威霆和白汉旗听的不明不白,但是顾洋的汗珠都要掉下来了。

“你们怎么都在院子里站着,不进家?周师长,好久没见,哈哈,没想到今天您也来啦!”刚进门的因子看着没院子的大老爷们惊讶的说道。
“听说你找到新工作啦,我特地来祝贺你的。”周凌云回答道。

“走走走,进屋呀,进屋做。”白洛因赶紧张罗道,然后对着白汉旗说道:“爸,你咋不让大家进屋,快招呼大家进家。”
“哈哈,是我不对,聊开心了都忘了领大家进屋了。”白汉旗一脸憨笑,然后招呼大家进屋坐,白洛因也跟着张罗着。

就这样,一大家子的人,就前前后后的一起进了家。终于,一家人都聚齐了。

《Missing》【第十章;第四节:新生活!】#上瘾同人文#

本周两更一起啦!第一更是【新年特辑】,在这一篇之前已经发了!然后现在是第二更!

第十章:涅槃 第四节:新生活

阿木在医院的日子里,因子和顾海就一直往返家和医院,当然顾海还要往公司跑。闫雅静也真的辞职休假了,佟辙还是老样子继续做副总,不过现在可没那么硬气嚣张了。经过了自己辞职又舔着脸回来这件事以后,佟辙算是老实多了。因为闫雅静是意外怀孕,所以时间太仓促去准备回礼,佟辙和闫雅静就决定先把宝宝生下来,然后再办婚礼。

海因在海洋的帮助下,也渐渐好转起来。顾洋在这段时间里出奇的乖,居然没有出任何幺蛾子,顾海都觉得神奇。因为,其实在找海洋帮忙的那一刻开始,顾海就等着自己那个损人不利己的哥哥折腾什么幺蛾子,但是没想到顾洋居然一直很老实,什么过分的要求都没提。说句实话,顾洋不用做别的,就突然把技术撤走,也够海因受一阵子的,

顾洋还是有自己的打算的。从一开始提出合并海因和海洋他就是认真的。因为,他知道他和顾海两个人,或者说海因和海洋两家公司在一起能有多大的效应,能成就多大的一份业。这一次海因遇到了困难,只是一个机会,用真实的案例告诉顾海,两家公司在一起的实力可要比自己单打独斗强得多。顾海那么鸡贼,怎么可能没发现呢,只是现在 发现了也不能承认,更何况承认了不就等于承认自己之前是错的,顾洋赢了吗?

阿木的病也慢慢地好起来了,这几天情况好了很多,也慢慢的能吃能喝了。所以,除了每天陪阿木,照顾他,因子也开始找工作了。毕竟生活也还是要继续,总不能一直这么晃荡吧。多年在部队的经验让因子感觉自己都有点二和社会脱节了,不知道应该找什么工作去哪儿工作。后来索性,因子就把自己的简历投到了一个求职中介,让他们帮自己找工作,效率高还省的自己纠结。

“阿木,还想吃点儿啥?”因子问道。
“因子哥哥,你再喂我吃的,我就要成小猪了。”阿木笑笑的说道。
“小猪怕什么,是小猪也是只可爱的小猪。”
“哈哈哈哈哈。”

“铃铃铃~”因子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一个陌生号码。
“阿木,哥哥去接个电话,你自己乖乖的哈。”因子温柔的对阿木说道。
“好,你去吧。”阿木回答完,就看着因子拿着手机除了病房门。

阿木自己坐在病床上靠着枕头,突然就想奶奶了,也不知道奶奶现在在干嘛,是不是特别担心自己。阿木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蒙古包到了北京的医院,也不知道自己走的时候奶奶是什么样子的。每天都有因子哥哥大海哥哥或者那个长得像因子哥哥的佟哥哥陪着,阿木还没来的及静下来想奶奶,现在这一小会儿,突然病房里只剩阿木一个人的时候,思念家的感觉一下子就涌上心头。

“阿木,咋啦。咋还愣着神?”因子接完电话回来看着阿木说。
“我想奶奶了。”阿木委屈的说道。
“别着急,等过两天咱们就能出院了,然后哥哥就可以送你回去看奶奶,或者我们可以把奶奶接来,但是现在阿木要专心乖乖的养好身体,这样才能健健康康的看奶奶。”
“好,阿木知道了。”
因子看着一脸天真的阿木,心里五味杂陈。

晚上顾海到医院接了因子然后一起回家了,晚上有护士陪着阿木,所以一般他们就回家。在路上因子想起来阿木今天想奶奶的样子就和顾海聊起来了。

“大海,今天阿木说想奶奶了。”
“哦,那能不想吗?他这一出来也快20天了,那么小个孩子,换我我也想。”
“我答应他等他病好了,就送他回去看奶奶。可是,上次阿木生病我去接他的时候,看到奶奶的样子,眼睛虽然已经做了手术,可还是感觉看不清楚行动不方便的样子,阿木又这么小,这一老一小感觉谁都照顾不了谁。”

“那你现在是什么想法?”
“我想把奶奶一起接过来,就当咱们的奶奶一起照顾。”
“你别说,咱们俩还真的就想到一起去了,只是我不知道奶奶愿不愿意来,在草原住了一辈子了,不知道奶奶能不能适应北京的生活。”
“我也不知道,不过在这儿好在有咱们的照应,还有阿木能得到更好的教育,而且下次不论是奶奶生病了还是阿木,都不会像现在这样那么久都没人知道,最起码身边能有个人。”

“是呀,以前有阿木的爸爸妈妈,这他们一走,就可怜了阿木和奶奶了。”顾海感慨道。
“所以,你也同意我的想法?”因子问道。
“那是当然了,你以为就你关心惦记奶奶呀?我也是好不好!”顾海还一副小傲娇,不乐意的样子了呢。
“知道,知道,你也关心。”因子笑笑安抚道顾大驴。

“对了,咱们好久没回家吃饭了吧。改天叫咱爸咱妈一起出来去吃饭吧~”因子提议道。
“好呀,正好可以告诉他们咱们准备阿木奶奶和阿木来北京和咱们一起生活了,以后也就是咱们的一家人了。”顾海答道。
“那就过两天阿木出院的时候吧,在医院这段日子阿木吃的清淡,等他好了带他去蒙餐店吃肉去。”
“哈哈哈哈,好呀,这个好,阿木知道了肯定巨开心。”

几天之后,阿木顺利的出院了。顾海和因子接着阿木,第一站就直奔蒙餐店。这家蒙餐店是在京郊,租了很大的一片空草地,每个包间的样子就是一个单独的蒙古包,阿木看见了觉得特别亲切,蹦蹦跳跳的,嘴里还一直念叨:“蒙古包,蒙古包!”

“阿木,阿木!你小心点儿,别跑那么快!”顾还一脸紧张在后面跟着。因子就在一边看着他们俩傻乐,已经提前到了白爸邹妈,顾爸姜妈听着他们的声音也出了蒙古包,到了院子里。两对老人看到小阿木一年的喜欢和宠溺,就连顾威霆那么严肃的人,也难得脸上透着几分慈爱。

“哎呦这个小机灵鬼是谁呀?”白汉旗说着,就一把抱起了阿木。
“哈哈,阿木这个是爷爷,叫爷爷~”尽管顾海因子一直让阿木叫他们哥哥,但这个辈分还是不能乱,其实“因子哥哥/漂亮哥哥,顾海哥哥都更像一个昵称,再怎么说顾海之前在阿木家住的时候,和他爸爸也成了好哥们,一直叫大哥,也叫阿木妈妈叫嫂子,所以说这会儿见了两对老人,自然就是爷爷奶奶了。

“爷爷。”阿木也是听话,让叫什么就叫什么,逗的一家人哈哈大笑。
大家一起进了蒙古包就开始点菜,全是阿木爱吃的,烤羊肉串,烤鸡翅,手扒肉,烤羊腿,蒙古馃子,奶茶……阿木光是听眼睛就开始冒光了。这菜一上桌,阿木的小嘴就没停过,这回你绝对能看出阿木是个蒙古小伙儿,别看我们小,吃一口肉,喝一口奶茶的范儿还是十足的。饭桌上,好久没见的一家人七的八的的聊着家常,边吃饭,边喝酒。

这个蒙古包里面,没有椅子,是一个半弧形沿着蒙古包建的的“炕”,冬暖夏凉,中间空的半弧形地方,就放着桌子。所以打击都是沿炕而坐,脚在地上。阿木吃着玩着,吃饱了喝足了这会儿就又困了,小小的一只就躺在炕上睡着了。

等一会儿,听到了阿木均匀的呼吸声,因子和顾海就进入了主题。毕竟很多事情,当着孩子的面谈还是不太好。
“爸妈,我们想把阿木和他奶奶接过来和我们一起住。”顾海先开了口。
“对,阿木奶奶年纪大了,阿木又还太小,这次阿木生病就耽误了几天,但好在奶奶找到了我们,下次要是奶奶病了,都不知道阿木能做什么。”因子解释道。

“嗯嗯,这个我们理解。只是,照顾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还是一老一小两个人,要想清楚。再来,阿木的奶奶愿不愿意来,你们问了吗?阿木的奶奶在草原住了一辈子了,来了这儿不能总是待在房间里吧。”
“奶奶来了,和你们一起住吗?”顾威霆问道。
“目前是这样想的,因为我们也好照顾他们。”顾海答道。

“我建议单独住,毕竟你们也是需要私人空间的。”顾威霆说道。
“只是,分开住的话,还是会照顾不到。而且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想到,奶奶现在真的照顾阿木比较吃力。”因子解释道。
“嗯,这是个问题。要不单独住国贸,然后雇一个保姆吧。”姜圆说道。
“这可以。”顾威霆说道。

“可是……”顾海还是觉得不太好,但是他也理解住在一起确实没有什么独立空间。
“阿木奶奶从草原来,就雇一个陌生人,她能习惯吗?”白汉旗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们看这样行不!咱们不是有一个小店嘛?奶奶来和咱们住,吃喝不愁,而且她要是觉得闷就可以去小店,帮忙也好,就去玩儿也好,想干啥干啥。老人要是闲不住,这店里的米呀面呀啥都能用,想吃啥做啥,也不至于闷。而且我们小店离家也近,即使白天也好有个照应。再来,反正以前因子的爷爷奶奶也和我们住,两位老人走了我们老两口还闷呢,现在通天也去上大学了,奶奶来了,家里不过就是添双碗筷的事情,你们看呢?”邹妈给了一个方案。

“对,这个我看行。然后平时你们俩带着阿木,照顾他起居上学什么的也方便,周末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奶奶。这样都有的照顾,奶奶也不会不适应,总有人陪着。阿木也能得到更好的教育,这样你们俩也放心。”白汉旗紧接着说道。

“可是,这说好了我们要照顾奶奶和阿木的,这不是等于是您二老帮我们照顾呢。”顾海说道。
“这傻孩子,那怕啥,谁照顾不是照顾,反正都是咱们家的人。家里多个老人还能热闹点,老人是宝,这是家里的福气呀。”邹婶乐呵呵地说道。

“爸妈,辛苦你们了。”因子感动的说道:“不过现在接奶奶来只是计划,但是我们还是要回去和阿木还有奶奶一起商量商量。只是现在想和你们先说一声。”

“既然这样,国贸那边的房子反正也是给你们的,你们现在也不住,也不打算让奶奶和阿木住我,就租出去吧。这样每个月的收入就以阿木或者奶奶的名义开个账户,给她们存一笔他们专用的钱。然后我和你妈每个月也打给你们一部分钱,你们也可以存进这个账户里,或者就用在阿木和奶奶身上。”顾威霆说道。

“是的呀,我没事儿的时候你可别嫌我烦,我就去店里找你和奶奶去。”姜圆也对着邹婶说道。
“行行行,你想来还不是随时就来,常来常来。”邹婶乐呵呵的回答道。

顾海和因子看着彼此突然心里暖暖的,本来还想着不知道怎么解决,没想到,爸爸妈妈们都这么支持,还给出了这么多解决方案。看似不知道会怎么解决的一件事情,就这么顺利的解决了。现在要做的就是过两天带阿木一起回内蒙,去接奶奶,只要奶奶愿意,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爸妈,顾海,我还有件事儿要和你们说。”因子笑嘻嘻的突然说道。
因子说完大家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给了顾海,顾海赶紧解释:“别看我,我啥都不知道。”顾海一脸蒙圈的回答道。
“哈哈,我要说的这事儿他还真不知道。”因子说道。

“小样?居然敢有秘密了,赶紧说啥事儿了?”大海问道。
“我找到工作了。”因子说道。
“我都没听你说找工作呢,怎么直接就找到了!”顾海说道。
“不再休息休息了?”顾威霆问道。
“嗯,忙惯了,闲不下来,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其实我之前还挺迷茫的。”
“什么工作呀,因子?快说说,快说说。”姜圆问道。

“一家私人飞行俱乐部的飞行教练。”因子说道:“我之前就尝试着把简历投给了中介,那天我在医院的时候,就接到了他们一个电话,说是一个飞行俱乐部找飞行教练,他们把我的简历发过去,对方特别满意。后来,我上网查了查,了解了下那家公司,国内最大的私人飞行俱乐部,老板还很有爱心,一直做慈善,整体我还挺喜欢的,所以我就答应了。”

“哇,我家因子真棒!我跟你说什么来着,你干啥啥行!”顾海那骄傲的神情又浮现在脸上。
一顿饭,两个好消息。阿木和奶奶将会得到很好的照顾,而因子转业后也找到了自己新的职业生涯。

新生活,就要开始了吧。

《Missing》【新年特辑】#上瘾同人文#

【2017年啦!】感谢所有的宝宝,不论你是以前在看的,还是现在还在看的~真心感谢!2016年因为有你们,是我的2016变得很不一样,很特殊。你们还陪我一起经历了我人生的重要阶段,所以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楼楼我就想和各位宝宝们说声谢谢!也衷心的祝福各位宝宝们2017年好运连连,事事顺心!我们一起成长,一起用心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新年快乐,宝宝们!


2017,我们来了!

                               【新年特辑!】
“因子,你说咱们也把阿木送去爸妈家看奶奶了,你想怎么庆祝新年呀?”
“不知道呀,没啥想法,你想怎么庆祝呀?”
“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去,然后吃完了,你懂的,嘿嘿嘿。”
“嘿嘿嘿,嘿你大爷呀。”
“想吃啥宝贝儿,最近照顾阿木辛苦了,老公好好犒劳犒劳你。”

“都行,不过荤的最好。”
“哈哈,荤的,宝贝你要多荤呀?要多荤有多荤~”
“知道你不纯,不用每天都挂在嘴边强调一遍,哈哈。”
“小子,就你坏。走,超市买菜回家做饭!”
“好,我也想吃鱼,你给我做酸菜鱼吧,还有好兆头,年年有鱼。”

“我不给你做鱼!不做不做!”
“为啥?”

“做鱼容易,吃鱼难呀,你丫每次吃鱼都让我挑刺,挑的我都要对眼了。”

“哈哈,我一直没说,你是不是傻?!”
“谁傻,谁傻?!你丫的,我对你好,还不知足了,啥时候见你给我挑过一次鱼刺?”
“大海呀,大海,脑子里全是水~”

“你妹,你是说我脑积水吗?”
“哈哈,你听出来了,妹的,以后我再也不管你了,你丫自己挑刺去!”
“顾海,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不知道有的鱼除了主要的那个大刺,鱼肉部分是没有小刺的吗?比如多飞鱼。”
“我去!!真的假的?怎么从来没人告诉我?”
“再不行了,你买带鱼呀,带鱼除了中间和边边的刺也没有其他的刺呀。”
“是呀,好神奇!我咋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你傻,这就是最终的结论。”

“你妹,2016年最后一天,你就不能说点儿好话?”
“能能能,希望新的一年里,我家满脑子是水的大海,能稍微聪明点儿,多多挣钱,身体健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心想事成,万事如意,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永远……”
“得得得,算我没说,您忽略我,我也不要啥新年祝福了,赶紧挑好菜了,回家做好吃的去。”

“因子,你帮我拿下这个,我找钥匙等下开门。”
“你等出了电梯的,现在倒手,等下放地下还得拿起来,等快到家门口的咱们一换。”
“也行。停了,终于到家了。你说就做一顿饭,你咋挑这么多吃的。”

“哪是我要挑的,明明是你,一会儿要做这个,一会儿要做那个,不就得跟着你都买了。重点是,你丫知道了鱼可以没有小刺,也不用蹲在海鲜摊就不走了,还让老板把所有没刺的鱼都来了一条吧,要不是我拦着你,根本不知道你要买多少。”
“那还不是为了你丫的酸菜鱼,这回你想吃多少吃多少!”
“顾海,你知道吗?吃酸菜鱼还是草鱼最好吃,我还是喜欢有刺的,哈哈~”
“因子,你别太过分哈……你丫,你给我等……”

“大海!因子!你们回来啦!!!”
“这给我俩等的呀,真不容易,可算回来了!”
“虎子!李烁!!你们怎么来了?!”
“来了,怎么也不打电话,就在这儿傻等着?因子开门,赶紧让这两货进屋!”
“好嘞,你说你俩这大忙人,咋有空来搞突然袭击了。大海前两天还念叨你们呢~”

“我们呀,正好回国有个活动,在北京有个秀,这不一忙完了,今天没事儿,虎子非说想吃大海做的火锅,又想着跨年,就买了东西来你家蹭火锅。”
“我正想说呢,我和因子刚买了一大堆菜呀,鱼呀,肉的准备做饭,你们咋也买了这么多?!我瞧瞧,火锅底料,蘸料,羊肉卷,牛肉卷,猪肉卷都有呀!还有这么多海鲜和菜,酒都买了?你们忘了,我家啥都缺,就不缺酒!”

“哇,今天我要大开吃戒!按照这形式,这兆头,来年肯定不用担心温饱问题!辞旧迎新,就让咱们倒在酒肉饭桌上吧!大海因子你们俩辛苦了,我们又来你们家造了!李烁,赶紧,把东西给两位大厨拿到厨房去,找锅咱们吃火锅!”
“你丫的,这是谁家呀?!我们俩都商量好了,做水煮鱼,你们丫来了就给我们换成火锅了。我家因子要吃鱼!”
“反正火锅有两边,咱们一半儿涮鱼,一半儿吃火锅不就完了!”

“还是我家因子聪明!来吧,你们俩也搭把手,来准备桌子吧,把锅和料先下了,然后烧水吧~”
“嗯嗯,我来洗菜,大海你去切肉,李烁虎子你们就准备桌子,喝酒和碗筷吧。”
“来来来,辛苦了,都赶紧就坐吧~咱们可以开吃了!”
“虎子李烁,别看电视啦,来吃饭了。”
“你们丫的快点儿,还让我家因子亲自请你们呀!”
“大海你这脾气还真是一点儿没变呀。”

“真香呀,我和虎子在美国的时候就想念这一口,我俩也不会做菜,中国餐馆那些都不地道,吃多了腻的慌,我俩就只能吃火锅解馋。”
“好意思说,你们俩高中毕业一声不响就出国留学了,一留学就跟消失了似的。也不见你们丫的打个电话,毕业了还他娘的留在米国了!两孙子!”

“大海,你这张破嘴呀!不过,还别说,在美国连个跟我们拌嘴的人都没有,哈哈!”
“你们俩就欠吧,没人骂还不习惯了!来来来,走一个,还能光吃肉不喝酒呀!马上就是新的一年了,祝你们俩事业有成,美女环绕!”

“来来,也祝你和你小哥哥爱情甜蜜,然后你懂的!”
“我擦,我有名字好不好?”
“就是,我媳妇儿有名字好不好?!”
“大海,你是不是想死!”
“你们俩别打情骂俏了,赶紧赶紧,举杯举的胳膊都疼了!快,虎子别挑衅他们俩了,赶紧走一个!”

“好好,来,走一个!新年快乐!2017一切顺利!”
“嗯嗯,新年快乐!干杯!”
“干了,是爷们就别剩!”
“就你丫每次喝酒最怂,还挑衅,赶紧赶紧!”

再见,2016;你好,2017!

【还得停一周!】

最近遇到很多问题,总之心情极差,真的更不了。谅解,求安慰求抱抱…

《Missing》又得停一周了!

【又得停一周了!】辛苦等文儿的宝宝们啦~身不由己,所以这周又要停了。抱歉,最近身边发生了很多烦心事,需要时间调整下~谢谢宝宝们!